headerphoto

村里每名失地农民都是股东

2021-02-09 14:58

她以前靠种菜卖维持生计,耕作一亩三分地,四季奔忙;到了采收时节,凌晨三四时打着手电去摘菜,天还没亮就得送到农贸市场批发。

“现在柳州河东商业圈一带,过去大部分都是我们村的地盘。”村委主任余文伟告诉记者,窑埠村现有村民4757人,共2200户,原有土地7000多亩,现已基本征收完。昔日的荒坡畬地,如今马路纵横、高楼林立,人气聚集、商业繁荣,成为柳州市新的中央商务区。

日前,记者走进皇娘山小苑,这个农民安置小区离柳州奇石馆仅一路之隔,邻近新建的马鹿山公园成了其后花园。小区花木扶疏,道路整洁,物业由村民自管,每家都有车位,有的家庭小轿车就买了两三辆。

在聚福苑安置小区的门面,村民邱强等几人合开了一家土菜馆,农家风味生意红火。为解决失地村民的就业出路问题,城中区政府及窑埠村邀请相关专家进村办班,村民凭失地证进职校,免费培训学习烹饪、汽修、美容美发、安保等职业技能。近3年来,全村350人由此掌握了一技之长,有的自主创业开店,有的则进安置小区的物业公司做安保及水电工。

此外,经政府审批,村委还自建了占地58亩的安置小区皇娘山小苑,住户503户,为部分“一家多户”的村民解决了安居问题。

在推进整村改造过程中,为确保窑埠失地村民能够安居乐业,政府先后建起了东堤新都、桂中新都、柳东新村、聚福苑等回迁安置小区,让村民搬进了干净整洁的住宅小区。

村民陈丽彬的新家四房两厅150平方米,装修堂皇,液晶电视机挂在客厅墙上,红木家具显示出家底的殷实。去年,她将回迁的临江独栋别墅出租,搬进了这边的新居。

2003年,随着柳州市区东扩,窑埠村成了“城市里的村庄”,开始分期整村改造。征地拆迁后,第一批近200户失地农民搬到东堤新都,住进了单门独户的临江别墅。郑国良家的新房占地100平方米,三层半高,建筑面积330平方米。

村里以三产用地参股,通过合作开发,先后建起了4家汽车4s店以及家具城、宾馆等,村集体还拥有50多间门面,建筑总面积超过两万平方米,每年收入不菲,集体财富持续增值,“蛋糕”越做越大,如今固定资产已超过8亿元。

“我家原先的老房子就在前面的文昌桥头,以前的菜地现在变成了市民广场。”自从10年前洗脚上岸,住进东堤新都这片失地农民回建安置别墅群,这位柳州市城中区潭中街道窑埠村的菜农,就养成了晨练的习惯。

“过去,村里到处乱搭乱盖,路面污水横流,跟现在的楼房比,一个天一个地。”如今,郑国良一家四口住三楼,一、二层出租,每月有4000多元的收入,基本够生活开销。

陈丽彬现在生活无忧,天气好的晚上经常到马鹿山公园锻炼,随音乐扭两组舞。她丈夫喜欢旅游,这些年或在国内自驾游,或坐飞机出国看世界,已到过20多个国家。

“做梦都没想到,这辈子能过上今天这样的好日子!多亏城市开发建设快,让我们尝到了甜头。”说起生活的变迁,陈丽彬感慨不已,“我们村民买养老保险,政府补助30%,我领‘退休工资’都两年了,去年每月1260元,今年又涨了近两百元。现在看病还有新农合报销,村委帮买的。孩子读书,就在附近的柳东中心校,原来的村小变成了市区小学,教学楼新建了两栋。”

当年政府征地,按照“一村一策”,给窑埠村预留了280亩三产用地,由其开发利用。“这是只会下金蛋的‘母鸡’,解决了村民的后顾之忧。”余文伟介绍说,为运作好集体经济,该村在柳州市“城中村”改造中率先成立投资公司,走股份制经营之路,村里每名失地农民都是股东。

“‘城中村’的改造,要科学规划,合理布局,以政策引导,尊重村民和村集体的主体地位,形成政府主导、村民自愿、社会和市场力量参与的开发模式,尤其要考虑失地农民的长远生计,使其能够可持续发展。”城中区委书记杨义如是说。

一大早起床,年近花甲的郑国良像往常一样,走出东堤新都,到对面江畔悠闲散步。

(责任编辑:王姣雁)

现在,占地6万平方米、投资2.2亿元的五星级京东商业城已立项,将在该村原来的家具城三产用地崛起;另外,村里还有120亩三产用地正在办理相关开发手续。村委还准备成立一家服务公司,利用村里丰富的人力资源,提供月嫂、保洁等服务,发展三产新的增长点。

去年,村里除了留存部分滚动发展资金,还可人均分红1200多元。三五年后,村里三产用地项目开发完毕,届时村民每年人均分红预计可达1.2万元,窑埠村失地农民的日子将更加富足甜蜜。

目前,在窑埠村购买政府补贴的社会养老保险的失地村民已有1100多人,其中680人已开始享受此项福利。村里对55岁以上的女性和60岁以上的男性,每月还另发150元养老补助,村委每年此项支出100多万元。余文伟说:“老人不用伸手问子女,自己就有烟酒钱啦。”此外,村委每年还花20多万元给全村人买新农合医保,每人60元。